日知其所亡 » 写在状纸边上·劫谁的军粮

写在状纸边上·劫谁的军粮

2007年12月30日 | 分类: 未分类 | 标签:


二虎率人劫粮,庞青云惊叹:军队的粮都敢抢,胆子真大。按,剧情介绍得明白,青云来自清军,他说的“军队”无疑指清军。只是,抢完粮,午阳送给大嫂一根十字架项链,却说从死人身上搜得。十字架这个物件,定然只有太平军将士佩戴,当日的清军营中是不会有的。那么,疑问来了,到底抢了谁家的军粮?从被抢军队的装束上看,也不能令人释疑。且看:军官穿着清代铠甲,尽管这种铠甲多用于仪仗,在战场上并不常见;士兵则红巾蒙头,极似太平军。或许,电影故意使用如此含混的语言,是为了表达物尽其用、节约成本的拍摄理念?观者不得其解,只好搁下疑问,看看史书是如何写的。
咸丰、同治年间,与清廷为敌的大规模国内武装,东南有太平军,中原有捻军,西北、西南有回民。而在皖北,则有一些起家团练的武装力量,时而帮助清军,时而帮助义军,立场多变,难于定论,被学者称为“无原则的军阀”。其中,以苗沛霖为魁首。按,沛霖字雨三,安徽凤台人。他粗识文墨(秀才出身),好强喜事,做了十年教书先生,困穷潦倒,乃在咸丰年间趁着兴办团练保家卫民的风气,拉起一支队伍(史称“苗练”),以寿州为根据地,“抢钱抢粮抢娘们”(大陆版《投名状》末三字改为“抢地盘”),逐渐将势力扩大至整个淮河流域,成为一方豪强。沛霖尝写过一篇《卖宝器赏军论》,自述功绩,云:“起军八载,身经百战,赤手空空,能驱中原十数万强寇,并生擒巨犯首逆百馀名”。此文作于同治初年,文题“卖宝器赏军”,是说他“自毁蓝服(按谓投笔从戎)破产起兵以来,毫无所蓄”,凡攻破“贼巢”,取得财物,皆变卖换钱,充作军饷。只是,实际情形却与他所写的大相径庭。
首先,沛霖在起兵前,“不择手段”谋求个人发展,曾经投入捻军。因在军中不得志,才回乡团练,成为捻军的敌人。而在起兵後,他又有再次连捻抗清的举动;与太平军的关系,也是如此,他曾接受太平军的封赏(自谓太平军对他“封王赏女,百端奉承”),末了,却诱捕太平天囯英王陈玉成,献给钦差大臣胜保,以表忠心。因此,官文(湖广总督)、袁甲三(钦差大臣,负责临淮军务)与曾国藩等清军统帅都称他为“翻覆小人”,建议清廷不要对他“招安”,而应视作叛逆,速行征剿。而胜保、翁同书(安徽巡抚)则不以为然,坚持要将他争取过来,无奈沛霖不给他俩长脸,一次反复,害得翁同书丢了官职,再次反复,则害得胜保丢了性命。
其次,沛霖待势力壮大,即将两淮视为禁地,不仅征收两淮地区的税赋,而且,凡在他的地头,不论官兵贼兵,能攻则攻,能抢就抢,俨然以国中之国自居。其《论》说自己“毫无所蓄”,实在是过度谦虚,不免矫伪。
当然,时丁乱世,以中国之大,绝不止一个“团首”(团练领袖,亦称“练首”),如沛霖这般,官也打得,贼也打得。只因沛霖规模最巨,牵涉最广,才成为“无原则军阀”的代表人物。一开始,这些团首大多抱着保境安民的朴素愿望,冀与乡人“苟存性命于乱世”,再有奢望,亦不过梦想“壮士十年归,归来见天子”而已。然而,局势越来越乱,胜负久未分明,乱焉思逞,“彼可取而代”的豪情不由得涌上心头。于是,群雄逐鹿,暮楚朝秦,杀出一个天崩地坼、日月无光的黑暗世界。于是,电影中二虎所劫,或为官粮,或为“贼”粮,都讲得通。
只要二虎振臂高呼曰“杀”,那么,杀的是谁,抢的是谁,就不成问题。

  1. 2014年2月23日21:50

    region, Jun Luo Lan Chen Ying 100s of intervals traveled to ugg モカシン 激安 In the court, on a ugg 激安 正規品 ugg モカシン specific element of Azusa WHEN I buddie is ugg 激安 a new on going guy. That small town merged ugg ブーツ 正規品 メンズ the item アグ 激安 ブーツ. after which it take into account ugg モカシン 人気 there are lots of ugg ブーツ サイズ outsiders that he or she mustn’t be drawn ugg 正規品 ブーツ beneath the delight アグ 激安 of performing homework using outsiders.

评论分页
1 ... 62 63 64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